欢迎您来到烟灯山公园及刘伯承六店旧居!

栏目列表

当前页面:主页 > 刘伯承六店旧居 > 纪念专题 > 缅怀诗文 > > 正文

长征中的刘伯承同志

发表时间:2014-05-13 13:1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浏览:

一九三四年十月十六日,中央红军从福建的长汀、宁化和江瑞金、雩都等地出发,开始长征。当时,我所在的总部工兵营经常担负着为整个中央红军铺路架桥的任务。因为刘伯承同志是红军的总参谋长,和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等一起指挥着红军的行动,所以,我们常见到刘伯承同志,有时甚至是在他的具体指挥下完成任务。

记得长征开始后第一次见到他是在渡乌江的前夕。当时已是十二月底了,红军前卫部队进抵乌江南岸的猴场。这时“左” 倾冒险主义者提出不要过乌江去遵义,回头去与二、六军团会合。为此,中央政治局在一九三五年元旦召开会议,严肃批判了这种错误主张,重申了突破乌江,进军遵义的战略任务。会后即决定由一军团的一师在龙溪、二师在江界,实施强渡;调查我们工兵连和干部团工兵连归二师指挥,共同架一座桥,保证大部队在江界通过。

饱满是贵州境内一条很有名的大江,横贯全省,注入四川,它江岸陡峭,水流湍急,地势十分险要。贵州军阀侯之担秉承蒋介石的旨意,派出军队烧毁了南岸上的村庄,掳去了江边的所有船只,并把附近的人民群众也全部赶走了。他们还在北岸大修工事,严密地封锁了这一带的江面,企图凭险据守,阻止红军北渡。

二师接到命令后,以耿飚为团长、杨成武为政委的前卫团迅速赶到了江边,他们负责强渡的任务,并掩护两个工兵连架桥。当时根据总部的决定,成立了临时指挥所,刘伯承同志带着军委作战局局长张云逸等直接指挥渡江。为了能摸准情况,他俩还到岸边进行了实地侦察。针对敌人在渡口有一个连哨;渡口上游几乎没有沙滩,登岸困难;沿江有许多工事;离江不远处有敌人的预备队等情况,决定佯攻渡口,主攻小道,利用时机,抓紧架桥。

根据渡江指挥部的决定,我们开始准备架桥。首先,我们召开了党支部委员会和军人大会,传达了上级领导的决定,号召大家要积极行动起来,出主意想办法,坚决完成任务。一天,我正在同志们讨论架桥的问题,突然见刘伯承总参谋长来了。虽然经过两个多月的长途跋涉和前一个时期“左”倾冒险主义者的打击,刘伯承同志身体明显消瘦了许多,但看上去仍然很精神。

“怎么样?有没有办法架桥哇?”刘伯承同志向大家打过招呼后问。

我回答说:“大家的信心倒是挺足,就是缺乏架桥的材料。”

刘总长半开玩笑地说:“你们不少人都是老工兵了,办法一定会有的,恐怕是脑子还没动到。大家可以各抒己见,提一提,问题一定会解决。”

在刘总长的启发下,有的说可以用扎的竹排当船,有的说可以用竹条编竹绳,也有的说有大石头当锚,还有的说可能性架一座浮在水面的竹排桥……

“好哇!好哇!”刘总长听后高兴地说,“这意见非常宝贵,你们再对比一下,看哪种方法好,然后选出一种,向飚团长汇报一下。”

遵照刘总长的指示,我们向前卫团领导汇报了我们的架浮桥的设想,领导们决定强渡和架桥同时进行。我们的方案被批准后,立即到附近砍了许多竹子,赶制了许多单层、双层甚至三层的竹筏。

怎么把这些竹筏固定在水中呢?开始我们用石头当锚,由于水流急,二百斤左右的大石头,一投到水里就被水冲跑了,试了几次都失败了。刘总长听后,冒着敌人的枪弹,又一次来到现场指挥。他在和战士们的交谈中听到有的战士说“水打千斤石,难冲四两铁”后,便立刻找到我说:“王耀南,这话很有道理,你们巴找些铁匠用的铁墩来试试看,如果一个不行,可以把两个铁墩子连结在一起,这样效果会好些。”

这个方法还真灵,我们派人找来不少大铁墩子一试,便成功了。这时,前卫团经过几次强渡的失败,已突破了敌人防线。我们抓紧时机,利用两岸的大树和铁锚,在江中固定了一根大竹绳,然后把竹筏一个挨一个地拴在竹绳上,架成了一座壮观的竹排浮桥。经过激烈的战斗,我前卫团已完全控制了乌江渡口,并对渡口实行了警戒。

战斗结束后,刘伯承总参谋长走到桥上,左看右看,然后高兴地说:“在没有材料的情况下,你们能完成这样艰巨的任务,真了不起。”

乌江突破后,刘总长遵照军委主席朱德的指示,过江到遵义前线布置夺取遵义的任务。在刘总长的具体指挥下,遵义很快被告我二师六团占领了。紧接着,二师四团也进入遵义。为了保证中央和军委进驻遵义后的安全,刘总长还命令耿飚和杨成武同志带领四团对娄山关和桐梓一带的敌人进行了攻击。占领了娄山关和桐梓,使遵义处在了较安全的环境中,为以后遵义会议的召开准备了一定的条件。

遵义会议后,刘总长在军委和三人军事指挥小组的直接领导下,协助指挥红军的行军和作战。这时,从红军内部的情况看,形势有了根本的好转,但当时红军面临的整个形势还是十分严重的。蒋介石为了消灭红军,派出了川、黔、滇、湘四省军阀部队一百五十多个团共四十余万人,对红军进行围追堵截,妄图消灭之。在这紧急关头,原来打算在黔北建立根据地的计划已无实现的可能,我军遂决定北去川北,与四方面军会合,建立川西北根据地。为了实行这一战略方针,中央红军于一月十九日离开遵义,冲破了敌人的阻截,西渡赤水,到达川南叙永和古蔺地区,准备在泸州、宜宾之间北渡长江。蒋介石看出了我军的北渡企图,下死命令调集川军主要兵力在赤水、古蔺、叙永地区布防阻击,并封锁了长江。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伯承等总部领导,及时分析了这一情况,决定暂缓执行北渡长江的计划,命令红军由叙永、古蔺地区折向云南东北部的扎西集结整训,机动作战。这时蒋介石仍认为红军要北渡,命各部队向扎西“围剿”。正当敌人各路部队抵近扎西时,毛泽东等总部领导根据贵州军阀王家烈部队较弱的情况,出敌不意,挥军东进,直插贵州,二渡赤水,把几十万敌人甩开了。